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坐冤狱13年 钱仁风获国家赔偿172万余元_www.opareal.com / 内容

坐冤狱13年 钱仁风获国家赔偿172万余元

作者:尹力|时间:2016-09-13 07:38|来源:www.opareal.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坐冤狱13年 钱仁风获国家赔偿172万余元

(原标题:坐冤狱13年钱仁风获国家赔偿172万余元)

受害幼儿侯磊的父亲向记者哭诉。本报记者曹红蕾摄

坐冤狱13年的巧家幼儿园保姆钱仁风昨获172万余元的国家赔偿。昨日一早,云南高院已依法向钱仁风的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杨柱送达了国家赔偿决定书。随后,该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据悉,钱仁风国家赔偿案是近年来云南关注度最大、赔偿数额最高、决定时间最快的案件。

此前申请955万,获赔172万,差距颇大,为啥?赔偿后如何向有关责任人员追偿?13年前的幼儿园到底发生了什么,谁来将真凶绳之以法?审判、改判、赔偿都是由云南高院作出,如何保证公正性?针对公众关注的问题,记者向高院发出了五问。

杜培武案、余祥林案、赵作海案、张氏叔侄案……在给社会带来惊叹与咂舌之余,也将公众目光聚焦国家赔偿法领域。精神损害赔偿规定模糊的困境、追偿制度的争议和架空等问题,仍在考验着这部年轻的法律。

2016年6月1日,赔偿请求人钱仁风以再审改判无罪为由,向云南高院申请国家赔偿。云南高院于2016年6月3日立案受理,并于2016年7月8日依法公开举行了听证,听取了赔偿请求人钱仁风及其委托代理人的意见。

听证会上,在多家媒体的见证下,云南高院副院长、赔偿委员会主任田成有向钱仁风公开鞠躬、赔礼道歉。

据通报,听证会后,云南高院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规定,与钱仁风及其委托代理人在遵循自愿、合法的原则下,就赔偿事项进行了协商,最终达成一致意见:支付赔偿请求人钱仁风被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人民币1223857.30元;支付赔偿请求人钱仁风精神抚慰金人民币50万元,共计1723857.30元。

2002年2月,云南巧家县“星蕊宝宝园”幼儿园发生投毒案,致幼童1死2中毒,其中死亡的女童年仅2岁。当晚,幼儿园保姆17岁的钱仁风被锁定为作案嫌疑人并由此失去人身自由。

2002年9月,昭通中院认定钱仁风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2年12月,云南高院二审维持原判。随后钱仁风被投入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服刑。

在狱中,钱仁风不断申诉。直到2011年,在律师杨柱的帮助下,云南高院受理了申诉,但最终作出了驳回申诉的通知书。不服输的钱仁风,又向云南省检察院提出申诉。

2014年5月,省检察院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原判可能存在错误,作出再审检察建议书,建议云南高院重新审理钱仁风投放危险物质罪一案。

云南省高院再审后,于2015年12月21日宣布钱仁风无罪,当庭释放。至此,其已被关押、服刑13年零10个月。

昨日,钱仁风没有到现场接收委托书。“她在广州打工,机票太贵了,来回跑受不了。”代理律师杨柱说,对于这个赔偿金额,他们不满意,但是接受高院的决定,应该不会再复议。但他也会再与钱仁风沟通,最终以钱仁风的态度为准。

之前,钱仁风告诉记者,侄儿、妹夫等亲戚为了她能平冤四处奔波,花了不少钱。家里也借了很多钱。拿到赔偿后,她会先考虑还债。昨日,记者拨通钱仁风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她有些伤感:“之前对这个赔偿做过很多心理准备,真正面对这172万多的数字时,又觉得心情复杂。我十多年的青春和自由,用金钱怎么能弥补?”她说,直到现在受害人侯磊的家人还不愿见她,一想起这个她心情就特别糟糕。“我现在只想追凶!希望有关部门不要推、不要再拖。”她说。

钱仁风也表示,会和杨柱、杨名跨两位律师沟通后再作出是否复议的决定。

1申请955万,决定赔偿172万元,为啥?

之前,钱仁风提出的赔偿总金额为955万元,这与最终决定的172万余元的赔偿金额有一定差距。这个赔偿的法律依据和理由是什么?比如被侵犯人身自由的天数是如何累加的?精神损害赔偿金是如何评估的?

一、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昨日,据高院通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2016年度每日国家赔偿金标准,即2015年度国家职工日平均工资标准为242.30元,钱仁风被侵犯人身自由5051天,应支付其赔偿金人民币1223857.30元。

之前钱仁风一方提出,应该按照24小时的工作日,及应区分法定工作日及加班、公休日、节假日、带薪休假日予以不同赔偿标准的赔偿请求。显然这个请求未被采纳。高院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在每年国家统计局公布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数额以后,都会确定每年的具体每日赔偿金标准。依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这部分赔偿是法定的,必须严格按照标准计算。

二、精神抚慰金。对于精神抚慰金。云南省高院国家赔偿办筹备组负责人赵光喜表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国家机关的侵权行为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抚慰金。

钱仁风因无罪而被长期羁押,其身体和精神承受了巨大压力,其工作、生活受到了实际影响,应当认定精神损害后果严重。从其被判处刑期、被侵犯人身自由的期限、社会影响等各方面综合考量,支付赔偿请求人钱仁风精神抚慰金人民币50万元。

据悉,2010年的赵作海案,当时精神损害赔偿的法律条文尚未纳入《国家赔偿法》,法院最终决定给予赵作海生活困难补助金15万元;2013年,浙江“叔侄”案,精神抚慰金是每人45万元;最近的陈满案,因为受到的伤害较大,精神抚慰金是90万元。

钱仁风案的精神抚慰金的赔偿,云南高院表示,考虑到其不满18周岁被羁押,此后又被判处无期徒刑、服刑时间相对较长、钱仁风居住地生活水平等各个因素的考量,法院和钱仁风及其代理人是经过协商最终达成一致。

2自己纠正自己,能否保证公正性?

钱仁风案原审是由云南高院作出,改判无罪也是云南高院作出,现在申请国家赔偿结果仍然是由云南高院作出。如何来确保其公正性呢?

昨日,省高院国家赔偿委员会主任田成有表示,以陈满案为例,陈满案原审法院是海南高院,再审启动是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以后,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定浙江高院再审。钱仁风案,为什么不是指定其他高院异地审理?因为其是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出了《再审检察建议书》,云南高院决定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这两个案件再审启动的方式不同,但都是法定的启动方式。

“本院为赔偿义务机关的自赔案件,是属于我院赔偿委员会的法定受理范围的。”田成有表示,高院自我纠错之后,如果申请人不满意,还可以向上一级赔偿委员会提出异议,仍有公力救济渠道。

3神秘的“赔偿委员会”是什么机构?组成人员需什么条件?

“余祥林案”、“赵作海案”、“张辉、张高平案”在给社会带来惊叹与咂舌之余,也将公众目光聚焦国家赔偿领域。因为颁布时间晚以及宣传不多等原因,对于这部法律,公众稍显陌生。神秘的“赔偿委员会”是什么机构?组成人员需什么条件?

据悉,国家赔偿委员会在中级人民法院、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三级设有。全国大部分省份的法院都设立了这一机构。自1995年1月1日《国家赔偿法》实施以来,云南各中级人民法院和云南高院设立了赔偿委员会。

赵光喜介绍,赔偿委员会是法院专门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的审判组织,由三名以上审判员组成。高院的国家赔偿委员会,其委员由人民法院民事、刑事、行政、执行、审判监督等各庭抽调7名审判业务资深法官担任,主任委员由人民法院主管国家赔偿工作的副院长田成有担任。

赔偿委员会主要讨论、决定本院为赔偿义务机关的自赔案件、不服赔偿义务机关或复议机关决定的案件、国家赔偿申诉案件等。赔偿委员会讨论的案件,如果案情重大、社会影响大、法律关系复杂的,也可以提交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

同时,为赔偿委员会更好地履行审判职责,在全省各中级法院及云南高院赔偿委员会下设立了赔偿委员会的办事机构,即赔偿委员会办公室(赔偿办),处理赔偿委员会的日常工作,通常设在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合署办公。然而,随着国家赔偿案件数量的增加,国家赔偿审判工作已成为人民法院的“第四大审判业务”,赔偿办与行政庭合署办公已不适应审判业务发展的需要。为确保人民法院更好地履行国家赔偿审判职责,依法办理好国家赔偿案件,设立独立编制的国家赔偿审判机构确有必要。

为此,今年2月,云南高院经省编办批复同意设立独立编制赔偿委员会办公室,作为云南高院的内设机构,也是赔偿委员会的办事机构,专门办理国家赔偿相关审判事务。

4如何追责?国家财政埋单后向谁追偿?

钱仁风在赔偿申请中还提到了问责。在国内张氏叔侄案、呼格吉勒图案等冤案中,法律学界和实务界有呼声:个人犯错,不该由国家赔偿来充当“冤大头”。即,之于每年体量庞大的国家赔偿金,普通纳税人是没有义务为个别司法人员刑讯逼供或徇私枉法埋单的。更重要的是,《国家赔偿法》规定的“双追”,并非仅仅要为国家财政节约资金,旨归在于遏制司法中的冤假错案发生,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因为若“双追”能够落到实处,司法人员惮于自身被“双追”,将使冤假错案的发生率下降。

在此前,云南高院已经就钱仁风案成立了法院系统内部的调查组。目前问责的情况如何,或者说进度如何?

对此,田成有昨日表示,第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问责程序已启动;第二,公检法将按照各自职能,按相关规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责任追究。“如果我们的法官干警有问题,法院将严格按照相关法条和规定予以问责。”

他说,从公安侦查到检察院提起公诉再到法院审判,牵扯的部门太多,怎么处理,处理什么人,确实需要一个过程。公正是我们要看的结果,而不是草率。要分清是主观恶性还是因对证据认定和适用法律不对的客观错误。如果确实有问题,必须按照法官法、公务员法等法律来处理。“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慎重。我们不能乱打板子。否则以后司法人员人人自危,谁还敢办案呢?”

5真凶在哪里?

钱仁风及其律师多次提及,希望有关部门能找出真凶,还她彻底清白。早在听证时,当年案发的巧家县“星蕊宝宝园”幼儿园园长朱梅的父亲朱明华就让两位律师代为转交《报案材料》。他认为,当年投毒害死幼童的不是钱仁风,而是另一重大犯罪嫌疑人罗某。

昨日,朱明华再次来到现场,一起同来的还有幼儿侯磊(当年受害人,被毒死亡)的父亲侯建禄。在法院大门内一见到记者,侯建禄突然跪在地上哭起来:“请你们为我的孩子讨回公道,她的尸体还在山上,找不到真凶,她不能瞑目,我们一辈子不得安生!”

这次,他们希望调派昭通地域外的公安部门来侦查此案。

在听证会时,听证委员会接受了律师提交的报案材料和相关线索。省高院赔偿委员会主任、副院长田成有表示,法院有义务将材料转交给相关部门,并将按职责,督促相关部门作出认定。“我们希望真凶伏法、真相大白、真理彰显,不允许任何一个无辜的百姓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他说。

据悉,云南高院之前已就钱仁风案成立了法院系统内部的调查组。目前问责的情况如何?

对此,田成有表示,司法的分工是非常严密的。法院是一个审判机关,职能只是审判。上述报案材料他们已经转交公安。至于重新侦查、如何侦查、侦查到什么程度?要看相应的机构来进行。

另一方面,他希望公众客观看待这个案子,已经十多年了,幼儿园不在了,很多证据灭失了,需要给相关部门一些时间。谁是真凶,只能法定机构依据法律侦查得出,不能主观臆断。否则,也是对法治的另一种伤害。“我们法院能做的,就是严格依法做好每一件案子,尽全力杜绝冤假错案。错了,我们改正、拿出勇气和行动来纠错。”

国家赔偿制度首先要确保受害公民获得救济,并不意味着对犯错机关和个人不予追究责任。《国家赔偿法》明确规定,案件中实施刑讯逼供、徇私舞弊、贪污受贿的办案人员应当承担部分或者全部赔偿费用,而且有关机关应当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但记者查询发现,从《国家赔偿法》执行至今,公开报道尚未出现过在国家赔偿后进行追偿的案件。追偿条款名存实亡。这背后其实是长期存在的制度性困境。

早在2016年1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公布呼格吉勒图错案追责结果,内蒙古公、检、法系统有27人被追责。涉及公安系统有12人,检察院系统7人,法院系统8人。被追责的27人多以“党内警告”、“行政记过”处理,其中11人被“党内严重警告”,10人“行政记大过”。只有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冯志明一人因涉嫌职务犯罪,依法另案处理。

该处理结果公布后,舆论哗然,普遍认为这样的处理是“息事宁人”,相当于“罚酒三杯”。

《国家赔偿法》的起草者、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认为,《国家赔偿法》应当是一部救济法,并非监督法、监察法,因此不应当过分强调其追偿的功能。刑事错案的出现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涉及到公检法三家的主事领导与办案人员,很难真正确定其中的责任。并且,如果过分强调追责,司法机关可能会因担心案件纠错后受到追责,人为地把错案办成铁案,让错案难以得到平反,当事人永世不得翻身。

法院系统相关人士也认为,如果强化追责,可能会让国家赔偿制度产生异化。除了让冤案难以得到平反以外,也可能让司法机关在多做多错、少做少错的思想下变得畏首畏尾,懒于履职。另外,为了逃避追责,赔偿义务机关也更倾向于各种“变相国家赔偿”,例如通过单位小金库支付生活补助换取当事人放弃国家赔偿权利,来规避追责,架空国家赔偿制度。为了让国家赔偿制度发挥其本身的作用,只有在追责追偿问题上进行必要的妥协。

按照新修订的《国家赔偿法》规定,“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但是,据办案人员反映,由于法律规定不够明确具体,如何理解“严重后果”,赔偿请求人与检察机关存在较大分歧,往往难以达成一致,甚至经办案人员释说法理、耐心沟通都不能让赔偿请求人予以理解和接受。

据统计,精神损害赔偿问题已成为不服给予赔偿决定的复议申请逐渐增多的主要原因。

“希望在法律或司法解释的层面,能就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作出操作性强、比较细化的相关规定。这不仅可以化解赔偿请求人与赔偿机关之间因认识问题而产生的矛盾,还可以减少赔偿请求人因复议产生的讼累。”有相关办案人员表示。

困难中艰难前行的《国家赔偿法》

《国家赔偿法》出台以来不断健全、完善和发展的过程。

过去,我们没有国家赔偿法,在法条中追溯。

1987年1月1日起实施的《民法通则》规定“国家机关或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侵犯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以民事诉讼方式,追究民事责任。此阶段尚无国家赔偿的法律规定。

到1990年1月1日起实施的《行政诉讼法》规定了“侵权赔偿责任”,系针对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造成损害的赔偿进行了专门规定。这个阶段是针对“行政赔偿”的程序作出了相应规定,可以算五年后才出台的国家赔偿法的一点雏形。

1995年1月1日,《国家赔偿法》正式施行,当时规定了“行政赔偿”、“刑事赔偿”和“非刑事司法赔偿”。

经过2010年4月29日第一次修正,2012年10月26日第二次修正,取消了赔偿确认的前置程序,赔偿归责原则作了进一步区分,赔偿的举证责任明确,程序规范化,并最终明确了精神抚慰金。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